王義桅
  從歷史經驗和人類擔當的角度看,不同於任何大國關係,中美關係可以不追求最好,但要防止最壞。沒有新型大國關係引導,中美關係既無法追求最好,更無法避免最壞。換言之,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不是選項,而是必然要求。正如基辛格在新書《世界秩序》中指出,不管中美看法有多大不同,但“新型大國關係是避免歷史悲劇的唯一之路”。
  然而,中美建立新型大國關係,存在認知差異:
  一、
  內涵:中方強調“不衝突、不對抗”,美方無法承諾不衝突,頂多是不必要的衝突與對抗,甚至這樣的承諾都不便做出,生怕被套牢,失信於盟友——如美接受之,盟友會擔心美國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犧牲自己利益,從而質疑美國霸主誠信。其實,中方強調的是戰略對抗,美方擔心的是戰術衝突。
  二、目標:建立什麼樣的中美關係,決定21世紀國際政治走向。美方理解起來側重“新型關係”,更多琢磨以新的方式延續對華接觸政策,維持美國領導地位,擔心中方強調的“相互尊重”讓美國不能幹涉中國內政,有悖於美國價值觀外交;中方要的“尊重”是希望美國尊重其核心利益,漸而認可中國的“大國”身份。
  三、性質:中方強調塑造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性質定位——以不衝突、不對抗、相互尊重的形式追求中美合作共贏,但美方將新型大國關係理解為成效累積的工作模式,如中方在朝鮮、伊朗核問題及阿富汗、“伊斯蘭國”等問題上配合美國,將增強美方對建立新型大國關係信心。同時,美方認為當年“中美共治”(G2)遭到中國公開拒絕,如今中國以“合作共贏”引誘美國,目的在麻痹美國意志,實現不自覺趕超。
  四、出發點:美方擔心新型大國關係只是中方試圖取而代之的過渡安排,出發點在於動搖美國領導地位;而中方強調新型大國關係建設的出發點是減少戰略互疑,塑造戰略共識,凝聚戰略行動。這既對中國好,也對美國好,還對世界好。
  五、擔當:美國認為新型大國關係的擔當在於管理好兩國關係,而中國認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擔當在於成為制訂世界秩序的基石。中方認為,中美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;美方則只承認,美中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。與中方較具擔當不同,美方越來越短視而敏感。
  六、未來:如果建立不起來又怎樣?美方對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未來前景多質疑,認為建立不起來並無大礙,而中方擔心中美如不能建立其新型大國關係,很可能陷入歷史上大國政治的悲劇。
  這些認知差異,阻止或推遲中美建立新型大國關係進程,亟須剋服。即將舉行的第二次習奧莊園會應努力消除這些認知差異,將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從願望一步步變成現實,使這一建設進程不可逆。▲(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名牌手錶

sb70sbvmb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